金门县各界昨天庆祝一○八年青年节暨表扬优秀青年活动,金门县青年节系列庆祝活动筹备委员会委员并办理「与县长有约」座谈活动,藉由与县长杨镇浯面对面的机会,青年代表提出相关文化、交通及体育等建议。县长杨镇浯也针对教育、升学、就业、创业、交通等不同面向,透过意见交换让青年朋友了解对公共事务及青年政策的看法,增进良性互动。

       这场庆祝青年节「与县长有约」座谈会昨天假金门县政府第一会议室举行,让青年朋友体验到县府平常开会及讨论重大议题的场所氛围,也表示对于青年座谈的重视。救国团金门县团委会主任委员洪丽萍表示,在担任县议员和议长任内,她十分重视青年区块,尤以青年是国家栋樑,希望青年勿自我设限,并期望青年朋友爱护家乡、爱护这块土地,把正能量带到社会,做更多公益,使社会更和谐幸福。

       金门救国团团友会会长陈聪泉表示,救国团是年青人的平台,未来的社会也是属于青年的,并对社会的付出和看到社会美好的未来,期带动更多青年来到救国团青年平台,让社会更加幸福和谐。

优秀青年与县长有约 座谈活动良性交流       县府教育处长罗德水表示,金门的希望在青年身上,现在的政府是开放的政府,并强调资讯揭露,让公共及青年有知的权益,也知道政府在忙什幺?而且,政府的决策也会充分的公共对话,由下而上,理性的就事论事看待金门的公共议题。
       罗德水指出,金门是一个有人情味的地方,开放的政府也不容易做,即使政府有心揭露资讯、公共对话,促成金门地区更进步,少了青年朋友一定做不成,他鼓励大家踊跃发声,当做一个公民自己试试看,扮演应有的公民角色,参与公共政策及对政府的意见,就事论事,关心金门及一起努力,让金门更民主、更开放,让金门更进步、家乡更美好!
       县长杨镇浯表示,他上任之后朝开放的政府迈进,透过不同声音与社会接轨,打造一个开放、多元、公开、透明及在重大议题都能跟社会对话的政府,就需要青年人和努力的地方。
      杨镇浯亦不讳言指出,金门人喜欢说「我是金门人,不是台湾人」,或许它是属于金门内部的意象、图腾及符号的表现。但是,金门也面临一个危机,台湾四十岁以下的年轻人与金门的连接度很低,对于金门长期发展不是好事,他鼓励大家不要自外于台湾,让台湾青年来金门走走,进而认识金门!
       针对校外会建议协助寒暑假台湾青年来金参与活动的海运问题,杨镇浯表示,金门除了空中交通之外,政府有在考虑打造海上第二通道,解决雾季和其他面向的金门交通问题,也是政府长期努力的目标。至于短期的海上运输交通需求问题,他认为可比照年节交通包船的方式来处理,使台湾青年顺利到金门参与各项活动。
       另有关金门高中英文教学计画补助、就学津贴及交通券补助,传闻有可能被取消及停止?教育处长罗德水分别提出澄清说明,吁不能道听涂说,以讹传讹,让假消息误导视听,造成对政府的不信赖感。
       另,罗德水亦对小校整併办法作出说明,他说依法就要公布,是国教法授权地方订定的,不公布就会被教育部裁罚扣金门县政府教育补助款,也是廿二县市少数未公布的,金门不能变成最后一名。同时,他指出依小校整併办法,要整併一个小校是难上加难,基本上可说是小校保护办法,希望大家能够理解,绝不会为剩钱去砍学校,强调绝不可做这个事。
       杨镇浯也表示,现在外界都在传他当县长什幺都要省,他说他是县长不是「省长」,不该做的就该停掉;金门县不穷,也从来没有说过金门穷,只说金门必需重振财政纪律、改变习惯,省掉不必要的开销,接任县长帐上现金一百四十几亿,扣掉未来二、三年地方编入预算的,总共有十七案近六十亿,还剩八十几亿。去年财政短绌十七亿,今年开始要增加二十亿左右支出,包括55岁年金、社福加码及编制外人力增加在内,是砍不掉的。
       杨镇浯说,他跟县府同仁开玩笑说,他有可能成为第一个财政由负转正的县长,听取来很光荣吗?一点也不,他的责任是一个案一个案去盘整,该停的就停,不是先编预算才找需求,为做而做。至于软体类的效益是什幺?他说没有要停,也没有不给,但要去思考它的效益及相对的付出,习惯把县府的钱当钱用及建立审视的制度。
       教育界常说「穷不能穷教育,苦不能苦孩子」,县长杨镇浯认为这是资源分配的问题,并试图改变这种状况,是资源给予不在是资源分配。同时,他说大家有兴趣的砍了什幺又什幺?关注什幺不做了?上任三个月,耗费太多时间在处理这一区块,最重要的是把基础打好比较重要,不会去否定之前的执政者,每一阶段有不同的思考和考量,只管现在状况如何来处理往前走。
       最后,县长杨镇浯期许在场的社会优秀青年,成为和平的缔造者、文化交流的推动者、新科技与商机的创造者及中华文化的领航者,盼望大专、中等学校优秀青年能更积极进取、推展社团活动、热心公益、推展社会服务工作、研究学术,成为学有专精、创新的青年。